<acronym id='nwyqk'><em id='nwyqk'></em><td id='nwyqk'><div id='nwyq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wyqk'><big id='nwyqk'><big id='nwyqk'></big><legend id='nwyq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nwyqk'></dl>
  • <i id='nwyqk'><div id='nwyqk'><ins id='nwyq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nwyqk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nwyqk'><strong id='nwyqk'></strong><small id='nwyqk'></small><button id='nwyqk'></button><li id='nwyqk'><noscript id='nwyqk'><big id='nwyqk'></big><dt id='nwyq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wyqk'><table id='nwyqk'><blockquote id='nwyqk'><tbody id='nwyq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wyqk'></u><kbd id='nwyqk'><kbd id='nwyqk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nwyq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nwyqk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nwyqk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nwyqk'><strong id='nwyq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青年作傢高淳:讓信仰帶給你心靈的堅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【我奮鬥我幸福·青春飛揚】

              有人說我很不幸  ,從小患病  ,生活不能自理;有人說我是個幸運兒  ,用一個手指頭  ,在34歲這個年紀敲出瞭300萬字的小說、散文和詩歌  。我想說  ,人類最可貴的品質就在於對厄運的反抗  。生逢其時  ,新時代給予我抒發人心美善、人性閃光的舞臺和機會  ,所以 ,我要奮戰下去 ,和時間賽跑  ,和命運賽跑 ,在文學創作的道路上邁出更堅實的步伐 ,並感染更多處於逆境中的人  ,不要放棄希望  ,一定要堅守自己的夢想  。

              從我10個月大開始 ,父母就抱著我四處求醫  。大江南北  ,各大醫院  ,都留下瞭我父母的足跡 。醫生診斷我患瞭先天性肌遲緩癥  ,終身癱瘓  ,並斷言我活不過20歲  。上小學瞭  ,父親買瞭一輛三輪車  ,專門用來送我上學、放學 。9年時間 ,從小學到初中畢業  ,父母用血和汗給我鋪出瞭一條上學之路  。初中畢業  ,我的中考成績名列前茅  ,但由於身體原因  ,我最終沒跨進高中的大門  。

              16歲的我  ,整日整夜躺在床上哭泣  。父親說:“你總得做點什麼 ,不然會被人傢看不起的  。”這個道理我懂  ,但是我能做什麼呢  ?母親提醒我  ,“你從小喜歡寫作 ,除瞭還能寫點東西 ,別的事情是做不瞭的”  。我生活的這座城市常熟  ,是一座國傢級歷史文化名城  。小時候  ,父親騎著三輪車帶我遊覽古街小巷  ,耳聞目睹  ,讓我無意間積累瞭不少素材  。我開始向當地的報紙投稿 ,短篇小說、散文、隨筆陸續刊發出來  。

              2003年至2006年  ,我參加瞭北京魯迅文學院培訓中心的函授學習  。通過書信往來  ,文學院的老師多次幫我修改作品  ,我兩次被評為高級班優秀學員  。其間  ,我還參加瞭兩年河北當代文學院文學專業的函授學習  ,獲得瞭由河北省教育廳頒發的大專學業證書  。

              也是從2003年起  ,我開始構思長篇小說《風逝》 。此時  ,我隻有右手的食指尚可活動  ,其餘9個手指功能已經退化  。每天早晨8點  ,我準時坐到電腦前 ,父母幫助我把手安放在鼠標上  ,我靠右手食指點擊鼠標 ,操控鍵盤  。一旦開始寫作  ,我就沉浸在人物的感情世界裡  ,一寫就是一整天 。整整4年  ,寒來暑往  ,我沒有停止過一天  。2009年  ,151萬字的長篇小說《風逝》由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  。文學評論傢朱輝軍在序言中這樣評價:“有誰能夠想到  ,這樣一篇繁復、深刻、厚實的長篇小說 ,竟然出自一位重度殘疾的80後青年作傢之手 ?通讀全稿後  ,我真切地感到‘這部作品展開瞭當代社會的生活長卷 ,宛如新時代的清明上河圖’ 。”

              《風逝》出版後  ,我意識到  ,由於寫作經驗尚淺  ,第一次接觸如此篇幅巨大的長篇作品 ,我在理論儲備上有些捉襟見肘 。因此  ,我重新學習中外文學理論、現代漢語語法  ,還有邏輯、修辭、歷史等各種與文學有關的專業教程 。我還購買瞭高校中文系的主幹課程教材  ,全部學懂學熟  ,並且長期復習 ,以一種愚公移山的笨拙辦法 ,牢牢掌握基本功  。同時  ,我下定瞭終身學習的決心  ,無論多難 ,都要堅持每天看書學習  ,制定階段性學習計劃  。

              2012年 ,我的中短篇小說集《夜雨十年燈》出版發行  。2015年  ,我獲評文學創作三級作傢資格  ,也是在這一年  ,我成為中共預備黨員——在我內心最困頓、無助的時刻  ,我通讀瞭《資本論》  ,感受到信仰帶給我的力量  。馬克思主義讓我在心靈上變得堅強  ,變得豁達  。2017年  ,我又出版瞭75萬字的長篇小說《生死時代之雙雄》  ,並被吸納為江蘇省作協會員 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年 ,我獲得瞭“常熟最美好青年”“蘇州好青年”“常熟市精神文明建設十佳新人”等稱號  。這些稱號在我的書櫥裡就是一本證書 ,如何發揮積極作用  ?常熟市文明辦計劃在我身體狀況允許的前提下  ,走進常熟的大學和中學  ,分享我坎坷的人生經歷和心路歷程 ,激勵更多青年學子立志成才報國  。我非常樂意做這樣的分享  ,這與我的文學創作是相輔相成的  ,都是凈化心靈的工作 。人不應隻關註自己的苦難  ,更應關註這個世界  ,個人的價值是通過奉獻實現的  。

              (本報記者 蘇雁采訪整理)